新宿事件,仇恨和杀戮永不分离

作者: 港台明星  发布:2019-08-09

我对港片一直都“就那么回事儿”,即便是无间道、旺角卡门什么的,我都觉得是可以看,不错之类。不记得曾经在什么地方看过说新宿事件有点暴力血腥所以在内地禁播,于是勾起了我强烈的观看欲望。

我是欣赏不了北野武的暴力美学式电影,可我却是电锯惊魂系列的忠实粉丝,每年鬼节我的必看节目。

    ————十年磨一剑,尔冬升导演力求真实的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90年代日本偷渡客的真实人生。看罢此片,我也在网上搜索了一些资料,林林总总的版本大多逃脱不了凄苦的命运。日本是一个允许黑社会合法存在的国家,在新宿区的歌舞伎町,由非法居留的外国人参与的组织犯罪很多,(根据2002年的入境管理局特别集中的资料,非法居留者中韩国、中国、泰国、俄罗斯人占了75.6%。)有很多很多偷渡客被迫不得不加入各种组织团体以求自保,一个国家的偷渡客中又有不同的帮派势力,有些还跟日本当地的黑道有所关联,没有利益纷争时,和平共处,反则,分分钟刀光剑影。

扯远了,咳。

(以下是详细剧情介绍,怕剧透的同学们跳过此段)
    铁头(成龙饰)和秀秀(徐静蕾饰)原是一对东北农村的恋人,由于秀秀是日本二代残留遗孤因此机获得机会去到日本挣钱,但去一去不返,铁头苦等多年,决定偷渡到日本寻回女友。初到日本,铁头投靠了朋友阿杰(吴彦祖饰),开始了胆战心惊的打黑工之旅。为了生存,做最底层低薪的工作,垃圾分类、清理下水道、洗盘子、在此过程中结识了一票同是中国偷渡客的朋友们,妈妈桑丽丽(范冰冰饰),在无意中还结识并救了不善水性的北野探长一命。在一次打工的过程中,铁头偶然发现了已经跟日本的黑社会大哥江口利成(加藤雅也饰)结婚的秀秀,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老实巴交的铁头决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一个日本身份证,再挣一些钱,从此,铁头以及一行,走上了捞偏门的行当,生性懦弱的阿杰没办法参与,于是大家攒钱给他买了个糖炒栗子贩卖车买糖炒栗子,一次阿杰帮朋友看做了手脚的打弹珠机的位置时,被久候的台南帮老大高捷一行抓个正着,阿杰百般解释换来的是一阵拳打脚踢,而后高捷更残忍的用炒栗子的铲子铲断了阿杰的右手,从此阿杰性情大变,铁头一心要为阿杰报仇,悄悄的来到了高捷开的店,准备伺机杀掉他,然而却发现了高捷和三合会成员渡川要密谋谋杀江口利成的秘密,在潜伏中铁头砍下了高捷的一只手,并营救了江口利成,江口利成用杀掉现任会长村西弘一和另一成员渡川太郎为任务和铁头交换日本的身份和新宿区全部的势力范围。铁头从此跟随江口利成成为黑社会成员,并赶走了台南帮掌握了整个新宿区的势力范围。铁头把势力分给了一起共患难的朋友们,自己跟丽丽开了一家二手农用机械店,直到北野探长找上他说新宿区现盛行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以后,铁头才知晓朋友们背着他和江口勾结违法活动一事。铁头跟北野回去找他的兄弟们指认江口的事情,却被认为是要出卖一干朋友,昔日的弟兄如今见面分外眼红,正不可开交之际,台南帮的人杀上来,乱战中,江口利成丧生,死前把所有资料交予铁头,北野和铁头艰难逃脱。铁头为了营救秀秀,相约火车站见面,怎知秀秀早已于家中被胁持,与台南帮合伙的渡川一行即刻赶到火车站,艰难厮杀后铁头奄奄一息,北野赶到,在下水道中发现了一息尚存的铁头,铁头把U盘交予北野,声称再也互不相欠,随水流而远逝。

在台南帮砍掉阿杰手臂的时候,我倒着回放了两次,嘴巴也忘闭了,只是小小声说了句“我操.....”

剧情写得比较啰嗦了一点,这部片子,压在心上,无法切断的黑色连环锁紧扣着让人无法喘息,那些偷渡客的人生离我们身边太远,在90年代的日本新宿区,那些悲惨而又无处不在的剧情此起彼伏,身在异乡不为客的异国人大多过着没有正经行当难以为继入不敷出最底层暗无天日的生活。片中最后,铁头说:“还债的时候到了,我们...大家不欠大家...”是此片中经典,与北野相识的地下水道里,在此铁头救过北野一命,如今,两清。初到日本的铁头也是想勤勤恳恳的凭借劳力和努力挣钱养活,但是谁曾想,没钱没势力被欺负到了绝路。于是要有权势,权势和无止尽的争夺永不分家,于是有了性格大变之后用狂躁暴戾伪装自己的阿杰,于是有了阳奉阴违的香港仔,还有想洗白但永远无法改变事实的铁头。自打他帮江口利成办事之初起,所有一切就已经改变了,起初他不过是个偷渡客,最多被遣送回国,而今杀了人,做了黑社会,就再也无法全身而退,他一直幻想可以洗白做正经生意,过回正常人的日子,可直到死去他才明白,一切都是要还的。朝闻道夕可死,可是他明白得太晚。成龙在此片里延续一贯的英雄派演法,这是他第二次“死去”的电影,还是给大家带来了一些出乎意料,要身为神勇铁金刚的Jackey在片子里死去,实在是有些困难。在此片中,他最触动我的表演,就是在老屋发现临终的阿杰,阿杰对他说:“原来,我还是一个胆小鬼...”死去后的悲怮痛哭,那一段表演将无可奈何和撕心裂肺演绎到了极致。成龙近年来的片子,逐渐偏向温情,虽不失一贯浓烈的美式英雄主义的强烈个人风格,但逐渐看得出片中感情细腻的新变化。

这表面上看来只是一部香港制作的有一部黑帮片,但影片内里想表现的内容却极其宏大,一帮偷渡客希冀在异乡能够稳定生活下去,但却被生活拉扯进了无休止的纷争和利用之中,一切只源于人性的欲望。

再说到,阿杰,阿杰是一个生性懦弱的年轻人,自打被台南帮铲断了右手掌以后,吸毒,用暴力和阴霾覆盖了整个新宿区。他的内心是自卑软弱的,因为没法接受脸上被划的刀疤,残缺的身体所带来的苦痛,他用一整个黑色的帷幔以及散发的阴冷裹紧了自己,试图用最锋利的方式来反抗自己之前所最无力抗拒的,他走上了反复暴力以暴制暴的台南帮的后途。吴彦祖的表演无疑是一个小小的惊喜,他本身看上去儒雅的外表诠释一开始唯唯诺诺的阿杰可谓是驾轻就熟,而变化之后的阿杰则与新警察故事里面的祖那个角色则有相似之处,拓展戏路之后的吴彦祖,演技日趋细腻,还是带给了大家惊喜。

尔冬升用了10年来筹拍这部电影,只可惜我无缘看到完整的三级版本,剧中人物众多,关系复杂,连环的戏剧冲突使得影片要在2个小时内完全表现导演的意图实在有些吃力,但看罢我也忍不住想为尔冬升喝一声彩。

这部片子是一部男人戏,两个女性角色,范冰冰演绎的丽丽则更为出彩一些,徐静蕾饰演的秀秀,则被淹没在这一场浩大冷酷的男人无止尽复仇争斗中。整部片子不停以阴冷、绝望、暴力、胆战心惊作为点缀贯穿全片,大概尔冬升导演是想以最赤裸直白所见即所得的方式展开此片平铺在大家眼前,所有触目惊心和绝望到底逼得观众不得不直视。偷渡客是见不得光的最弱势群体之一,他们违背法律,他们大都挣扎在生死线以及恐惧之中,他们一旦被发现遣送回国,便不再有机会再出国,他们,搏的不过是一个异国发达挣钱的梦想。这个群体,受到四面八方的责难和处罚,但有没有人想想他们异国所经受的各种磨难,谁来维护该类边缘人的权益?

我特别喜欢吴彦祖在这部影片里的演出,很多人对他转变后的造型有些被雷到,我倒觉得造型很成功,很日本化。

    该片因为影片太血腥,无法在内地公映。该片在香港被定为“IIB级”——不适合青少年和儿童。少年儿童还是该多接触一些阳光底下的童话和欢乐们,世界那么早在他们眼中被活生生撕裂,该是多绝望的事。

回想我看他的第一部影片是赤裸特工,那时候他可以说还是个菜鸟,让我开始发现原来他也可以演邪角的是新警察故事。

原本的阿杰是个胆小懦弱的人,最大梦想只是弄辆糖炒栗子的车,规规矩矩做个小商贩。只可惜,他是个倒霉胚子,怕什么来什么。

无缘无故被德叔打,机缘巧合帮人看打机可10分钟不到脸被毁容,手被铲断。
他被拉进巷子里时一定是毛骨悚然的,高捷演的台南帮老大那股狠劲把他吓得拉了裤子还痛哭求饶。

阿杰是彻彻底底的弱者,他不敢反抗,看见断掉了手从栗子锅里拿出来摔在地上,还被狠踩了两下,那手似乎还连在自己身上,他惊恐的嚎叫,让我这观众看得也崩溃。

阿杰的手没了,脸毁了,对追求将来安定生活的希望也破灭了,他开始发烧在梦里又哭又喊,醒来后涂白了脸孔,戴上银色假发口涂黑色唇膏眼抹黑色眼影,搭上江口贩卖毒品。他完全将过去的懦弱和胆小淹埋在了后来的混沌生活中。

他看见日本人一顿狂殴,看见德叔的女儿站在娱乐场所门口做接待,马上推掉在旁的太妹径直走向她:我新买了跑车,可以带你去兜风。

过去的阿杰是羞涩的,一颗栗子变的魔术就能让他和喜欢的人都开心,现在,他以为一切的根源是因为没有钱,因为没有钱德叔不让他接近自己的女儿,因为没有钱,一帮偷渡客才会去捞偏门,才会让他毁脸失手,于是,他以为现在的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事,但内心里,阿杰一定是讨厌自己的,punk风格的阿杰心理早就扭曲,他以为他已经再世为人。

结果,在围剿时铁门外赫然出现的高捷的脸让他深藏心底的恐惧再次浮现出来,那张带着哭腔的表情又回来了,他在极度恐惧下的持枪扫射...他逃回到从前的小破屋等死,那个小破屋一定是他去日本后让他最开心的地方,也是最有安全感的地方,起码那时候一切有个盼望,只要他努力,糖炒栗子的车是会有的。

所以临死前,他选择回到那里,靠在墙角,终于摘下了代表“重生阿杰”的假发,无力的承认:原来我还是一个胆小鬼。

阿杰是个很悲剧性的角色,他是权力纷争欲望斗争的牺牲品,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是所有人面带希望欣喜的站在天津栗子车前高唱,仿佛看得见前面的曙光。

可现实是那美满镜头里的人物在最后却没有一个人活了下来。

老鬼被香港仔割喉,香港仔被中岛一颗石头砸死,铁头肺叶被射穿,最后被下水道的激流冲进了海里。

那慢放的镜头配着哀伤的原声,一句:我们谁也不欠谁...终于结束了这场纷争。

但是,这帮本来刚开始学会团结的人,死时可曾记得他们也一起站在栗子车前的微笑呢。

本文由今期六合开奖号码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宿事件,仇恨和杀戮永不分离

关键词: 神马六

上一篇:生活与梦想,产房里最狼狈的三件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