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二流和三流,这部科幻剧集依然活着

作者: 港台明星  发布:2019-10-13

       Into the darkness,Star Trek的第十二部电影,一部二流科幻电影,三流星际故事,赢得了一流票房。J J Abrams同时证明他二流导演三流编剧和一流商人的基本定位。
    无突破的技术整合与平铺直叙的叙事拍摄表明此人导演功力平平,给个二流绝不亏待,当然这也不是Star Trek所必须的,在此也就不多做计较。
    但是身为一个编剧出身的JJ,再次搬出Kahn这个角色就令人怀疑创作的诚意了。Enterprise负载的不仅是一个商业帝国,更是人类开拓与突破的勇气,就12部电影而言,JJ开创下了Star Trek历史上的第一次毫无遮掩的炒冷饭行为。我们在新的翻译版本中把Enterprise翻译为“进取号”以取代80年代的译名“企业号”,现在看来完全不必了,而连续两部出自JJ之手的Star Trek电影已经让新一代观众完全遗忘了这艘飞船深空探索冒险开拓的基本使命和作品风行60年的独特灵魂,只因为JJ只能驾驭着Enterprise作为战斗艇的那部分在他擅长的“人格刻画”领域中才能飞得转,所以他也只敢这么飞。
    而最可笑的是新观众就认这个,对作品独特性的背叛与新的商业成功并肩而来,令人气结。罢了,谁让这是一个商人的年代,不过想多一点吧,一个从来不会讲完完整故事的编剧,会给你们什么?想想当年Lost关于结尾的承诺和最终的兑现吧。
    好吧,总而言之,单独作为一部科幻电影,我不会给Into the darkness一个很不体面的分数,生产线式产品还是够得上二流水准的,但作为一个Star Trek的爱好者,我深知J J Abrams到目前为止只是个窃贼,只从Enterprise身上拿走了成功,还没有偿还任何回来,60年来,每一代人都在Enterprise上加上或卸下些什么,作为这一代,我等着看你如何交代。

几年以前,我写过一篇对《Star Trek Into Darkness》充满愤怒的评论。时间证明,不喜欢这部电影的人们可能是正确的。当时,JJ Abrams的这部续作被一些影迷评为最烂的Star Trek电影,现在则被大部分观影者遗忘。究其原因,《Into Darkness》并不像一部Star Trek电影。

2016年,《Star Trek Beyond》向不满的影迷作出了回应。这部电影一抛前作的黑暗,明快有趣,仿佛一集加长版的原初剧集,Chris Pine扮演的Kirk也长到了原初剧集中Kirk的年纪。“我觉得Star Trek一直是非常光明和乐观的。”编剧兼演员Simon Pegg说,他和Doug Jung的剧本想向影迷证明:看,我们听取了你们的批评。

听取影迷的意见是有风险的,《Beyond》也并非完美无缺,可你不得不欣赏Pegg和Jung的诚意:这是一部真正的Star Trek电影。与两部前作聚焦于Kirk和Spock的关系不同,《Beyond》将McCoy拉回故事的中心,也找回了原初剧集中三人组不可或缺的张力。因为前作的戏份太少和档期的冲突,Karl Urban原有拒绝出演的打算,在林诣彬导演的游说之下才回归剧组。Urban对IGN的记者坦言:“《Into Darkness》完全忽视了Kirk和Bones的关系,而在《Beyond》里,你能看出他们友谊的价值,看出Bones是Kirk真正的朋友和可以倾诉的人。”McCoy和Spock的戏份有更多的惊喜,两人一唱一和,也奉献了影片中最感人至深的演出之一。“观众能看到这个角色的多个位面——不仅是他的幽默、勇敢、恐惧和忠诚……作为演员我演得开心多了,我想观众看着也会更开心。”

优秀的选角是JJ Abrams给重启版电影最大的遗产。Zachary Quinto的表演情感丰沛,令人动容的同时保持了Spock应有的克制。最大的成长则属于James T Kirk,Kirk不再是前作中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现在他已超过自己父亲去世时的年纪,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舰长,也是本片中最为耀眼的英雄。Pine的表演巧妙地反映了角色的变化,潇洒不羁和沉稳坚定并重,有几个瞬间酷肖Shatner,又保持了自己的独特。

Star Trek是一场冒险,进取号的成员永远结伴而行,其余角色并未因三人组的闪光而黯然失色。Zoe Saldana扮演的Uhura在故事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John Cho和Anton Yelchin虽然戏份不多,也有自己的闪光时刻。作为编剧的Pegg给自己的角色增加了一些戏份,Scotty和Jaylah亦师亦友的关系,也让影迷猜想Jaylah未来能否成为进取号的一员。

没有完美的电影,如同两部前作,《Beyond》在反派的刻画上颇为令人遗憾。

Krall像一个扑朔迷离的传说,而不是一个完满丰富的人物。在造成进取号暴烈的毁灭之后,Krall退回到故事的边缘,把舞台让给进取号的成员。他的动机模糊不明,计划值得推敲,当观众终于知晓他的身份后,他的独白也和好莱坞传统的反派说辞大同小异。

当我们重新审视本片,Krall的虚弱刻画并不意外。“我觉得有必要解构Star Trek的意义。”Pegg说。《Beyond》的制作几经易手,一波三折,到15年年初才确定编剧的人选。在紧张的时间要求下,Pegg和Jung的剧本聚焦于一个问题:联盟的意义是什么?换句话说,Kirk和其他进取号成员五年任务的意义何在?Kirk离开进取号的意愿来自对此的思考,Krall的角色更是为了引发这个问题而存在的,他的反联盟立场只为引导观众辩论:“联盟是好的吗?”但是答案过于显而易见,“联盟是好的”,在电影的语境下这毋庸置疑。这是一场太早结束的辩论。

幸运的是,《Beyond》并未因此失败。Star Trek过去五十年间辩论的很多问题,现在看来恐怕过于稚嫩了。但对于这部剧集来说,重要的与其说是答案本身,不如说是探索宇宙和思维疆域的意愿和努力。电影是生意,影迷无法买下所有的电影票,Star Trek需要改变以适应市场。“观众想看更带劲儿的动作戏,所以我们不得不把这些加进电影里去”。Pegg讲到自己和林诣彬面临的难题。“可是与此同时,Star Trek的基本元素仍能继续定义这部电影,传递Star Trek的基因。”

《Beyond》做到了,这是一部真正的Star Trek电影。它并不完美,但是让我们热爱Star Trek的东西还在。从Gene Roddenberry的设想到Bryan Fuller的创作,五十年间这部科幻剧集根植于现实,却力图展现人性最好的一面:有一天,我们会比我们想象的高尚。团结与分裂,友爱与仇恨,和平与战争,希望与绝望,即使前路艰难,进取号的成员们选择的永远是前者。在反乌托邦题材作品充斥的当下,Star Trek也许显得太乐观和不合时宜了,但这稀有的乐观和不合时宜背后的勇气,正是Star Trek依然存在的原因——它会继续存在的原因。

"To perfect eyesight and a full head of hair." McCoy与Kirk碰杯。无人触碰的酒杯是对失去伙伴的致意,林诣彬在Anton Yelchin去世后添上了这个镜头。“我觉得这是合适的。是对他的告别。”

《Star Trek Beyond》在某种意义上,可能是16年夏天最特别的一部影片。很难有影片带给不同观影者这样截然不同的感受,它好像一支多年后重组的乐队的巡回演出,新听众觉得快乐,老听众却觉得伤感。“我觉得认识他绝对让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Spock和Bones在第二幕中的对谈,是本片中最感人至深的场景之一。Quinto不再是Spock,看起来就像他自己,他也不是在谈论Spock Prime,而是代表观众向Nimoy告别。“在拍电影时,他在我们每个人心上,我们会纪念他。我们一直想念他。他的精神与我们在一起,以后也会在一起。”五十年来,影迷和创作者设法让这部科幻剧集活了下来,一次次重返银幕。这部剧集也延展了他们的生命,以太多重要的方式影响了太多人的生活。

"致进取号……和不在场的朋友们。"Yelchin站在镜头中央。大家举杯。

图片 1

致不在场的朋友们。

© 本文版权归作者  helenharri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今期六合开奖号码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流二流和三流,这部科幻剧集依然活着

关键词: 神马六

上一篇:敢于才是私下的特级保证,享受游戏野趣
下一篇:没有了